春寒公子

没有改错字删文习惯
保留了一些黑历史,看了感觉自己年轻十岁,hhh
只吃叶受
励志做南极圈最后的倔强
为了安利不择手段
正在努力学习写文
但一定写不好
有叶大家一起吸
请安利我

整理了一下明日抢钱名单,tag私心打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快乐

【all叶】画中仙

ε-(´∀`; )本来想我已经不喜欢叶神了,结果昨晚居然梦见他了,然后我又回坑了
♚全文ooc
♚愿荣耀跟随所有人
♚果然还是爱他们
————

01.

在旧货市场淘到了一副画,不是什么名家画作但很有灵性,让我一时挪不开眼,一时间像是中了邪我把这副画带回了家。

这幅画很简单,一个男人拿着一只烟杆看向远方,但是男人的表情好看的不像话,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表情,总之就是好看。

光是看着就让我心生喜悦,我突然也想想被他注视。甩了甩脑袋我觉得自己怕是发了癔症,只不过是副画罢了,难道还能跳出来?

这幅画我越看越喜欢,连晚上入睡都恨不得想抱着画入睡,受早期三流小言影响我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是这个人转世的爱人等等早古玛丽苏剧情。

脑洞飞快的旋转着,本来越想越兴奋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点困了,眼皮越来越重,在彻底睡下去前我连盖被子都做不到,只是迷迷糊糊的想再看一眼那幅画,那个人。

第二天我被闹钟闹起,身上居然盖上了被子,我正奇怪怎么回事,吃早餐我爸说昨天有人帮他把一个文件做好了,但是自己烟不见了,觉得自己家住进了田螺姑娘。

我想我哥这辈子都不会遗忘我们家一起用关爱智障的表情关怀他的这个早上的。

但家里确实发生了奇怪的事,特别是我家的两个老烟枪总是莫名消失的烟,和随着烟消失后处理的问题,我哥和我爸一直相信家里一定有个有烟瘾的田螺姑娘。

对于此时我和我的妈妈除了用眼神关怀他们以外根本给予不了任何帮助。

希望我没有遗传到他们的智障。

不过如果说那些消失的烟,我瞧了瞧那幅画想,难不成还是画偷走的?
哦不,我是不是被蠢爸和蠢哥给传染了。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今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学校留宿结果赶不上家里人旅行,我看着空旷的家,突然想起了那么一句话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

按理说我心中的话作者是不会给我一个双引符号的,而且我的声音好歹是个软妹砸,根本不会这种略带沙哑贼磁性的一听就软半边的男声。

当我废话了那么多的时候才意识到我现在处境十分危险,我只能静静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走向了我家大门。

这个江山朕不要了。

我狂迈着我的小短腿了找了我们最强战斗力大妈,然后大妈气势汹汹的带人和我杀了回来,结果我家里整整齐齐的,根本不像来人的样子,大家一顿搜也没有搜出什么。

然后只能放弃,但是我的小心肝真的受不了吓,大妈就把我带回她家睡去了,我拽着大妈的手出门的时候,又听到那个让人合不拢腿的声音,我紧张的回头望望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

mmp,这个江山朕真的要不起了。

还好我走的时候带走了我的小宝贝,我把那幅画在大妈家挂好,在我的日常欣赏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画中的男人的表情变得很微妙 。

微妙到我真想揍他一拳。
哦不,我怎么会对我的爱人下手。
但果然想打他ε-(´∀`; )

我今晚睡的特别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第一次做到了关于画中的男人的梦,当然不是什么羞羞的梦。男人坐在岸上笑眯眯的表情跟一只猫儿一样,他好像跟谁再说话一样不时露出得意的小表情,我的天!贼好看!

男人眼神一转看见了我挥了挥手,然后走过来“小丫头,哥带你去见识一下大世面吧。”
我当时脑子里完全没有什么诱拐什么今日说法什么的,被美色迷惑的我傻愣愣的就跟着他走了。

一路上他跟我说了很多话,ε-(´∀`; )叶修这个名字真好听嘻嘻嘻

我虽然不知道叶修说的大世面是什么但是现在我只不过是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蠢货,被诱拐的事等我上了今日说法再讲。

我们很快来到了一做森林,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那些突兀的齐人高的杂草们全部往旁边散开,叶修摸了摸我的头,拉起我的手往这条小路走去,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明明我进来的时候是白昼,在踏入小路的时候瞬间变成了夜晚,我回头望去,外面阳光一篇明媚。

而这里的夜晚是我只有在杂志见到的,如果极光一样美,我感觉自己是来自异界的客人,心跳如擂鼓。

这时候叶修捂住了我的眼,拥抱了我“谢谢你送我回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甚至有点懵逼,但是无所谓了,我看着叶修,他和我买回来的时候表情一样
嗯,不对
应该说更好看,光看着就让人喜悦到令人落泪,我感觉自己心脏塞的满满的,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接着我看见一个接一个的人出现,拥抱了叶修,脸上带着重逢的喜悦和……
噫,等等为什么全是男的抱着不撒手?

仿佛为了回答我,我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几个捂着眼不忍直视的漂亮小姐姐,哦小姐姐们把我的眼睛捂住了。

我特么是不是失恋了呀?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挂在墙上的画只剩背景了,作为风景的人不知道为何消失了。
回想昨晚被包围在中心的男人,我眼眶有点酸酸的。

叶修是我的画中仙。

♚后记
我们永远不能陪伴的人,却依旧忍不住被他们的人格魅力吸引,都是那么温柔和执着的小英雄们
全职高手的大家身上其实在我眼里都如同荣耀一般ε-(´∀`; )
完全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_(:з」∠)_大家勉强看看吧



【魏叶隐all叶】一个治愈的段子

那是一片红,不掺一点杂色。


红的刺眼。


却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只因那片红中沉睡着一个少年。


苏沐秋。


叶修不知道第几次从睡梦中惊醒了,空洞的眼神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半晌叶修伸出右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感受到底下传来的有规律的震动声,叶修才心安起来。


梦中带给叶修的绝望感,让他以为自己已经跟着那位少年离去。


叶修起来靠坐在床上从旁边床头柜拿了打火机和烟,给自己点了起来。


黑暗中打火机被点亮,那摇曳而微小的光芒照亮了叶修苍白的脸,很快火焰就被熄灭了只剩下一点星火或暗或明的闪烁着。


隔壁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看着那点火星。


魏琛觉得叶修最近不对劲,自从收到那份礼物以后叶修真真的变成了小可怜,饭虽然照吃但那苍白的肌肤,以及开始下降的体重都挺让人心疼的。


虽然小可怜怎么想都不适合对方。


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叶修让人感觉特别不自在,仿佛如果不握紧他,也许他会消失一样。


魏琛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但还是放弃了。叶修从床上下来摸着黑出去了。


出了房间门,门外一片静悄悄的。叶修熟门熟路的摸去了训练室,打开了电脑。穿着背心大裤衩子的叶修刷了账号卡登陆了荣耀,世界频道果然如同癫痫一样开始了君莫笑上线日常。


叶修操作着君莫笑走着,沿着记忆里最初的风景,时不时停下,感叹十年荣耀风景还是那个风景。


荣耀依旧。


屏幕上的君莫笑玩着那把千机伞停在了这块地方,叶修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看着熟悉的场景接着继续操作着君莫笑走,每去到一个地方那些记忆就越清晰。


叶修耳畔仿佛有人一直在说些什么,侧头看去身边却没有那个少年。


正如荣耀里只有君莫笑拿着千机伞一个人走着。


“沐秋。”


叶修轻轻的说着。


一件衣服从头上罩住了他,遮住了他的视线。叶修被吓得手忙脚乱的把衣服扯了下来,旁边的老司机魏琛已经打开了电脑刷上了自己的账号卡。


魏琛斜了一眼叶修,把叶修夹在指缝的香烟拿了过去直接叼着“没出息。”


叶修笑了笑“啧啧,老魏胆子大了居然开始玩尾随了,小心警察叔叔把你带走。”


魏琛吐了口香烟专心看着屏幕头也不回的说:“得了吧,就你这小模样谁尾随你呀。倒是你就穿着大裤衩出门影响市容。”


叶修和魏琛互喷了几句垃圾话,被逼着套上了那件满是烟味和猥琐大叔味的外套。等叶修重新回游戏的时候一个名为迎风布阵的术士正陪在君莫笑身边一起玩自己的武器。


叶修沉默了一会就直接操作君莫笑向对方看了过去“老魏你离我远点。”


那术士的主人虽然属于老弱病残但好歹也是和散人主人一样不要脸的人,一个后退就给躲了过去,接着世界频道出现了这样一个一句话


【迎风布阵】:夭寿啦!君莫笑谋杀亲夫了!


冷酷无情的叶修直接一脚往操作者身上踹了过去,在此同时用散人干掉了对方。看着击杀消息叶修心里爽多了。


“卧槽!叶不修我日你!”魏琛看着自己人物被散人干掉以后心忍不住滴了血,其实叶修踹的也不重,跟猫搔了一下似得。硬要说的不是身体痒,而是从心里痒的慌。


这一慌,迎风布阵就死在了君莫笑的东北大花棉袄下。美色误人,这句话说的真他妈对。


魏琛退出登陆扒了账号卡,拿过叶修的烟和打火机,顺便摸叶修几把。接着又被踹了魏琛也算一个老流氓,抱着绝不在同一地方摔第二次想法,这次魏琛直接单手握住了对方的脚踝。


叶修挣扎了几下发现挣脱不了就放弃了,也跟着拔出了账号卡。叶修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坐的舒服些“我说老魏你是不是做了大半辈子的处男心里扭曲到性向直接给变了。”


“是,你的锅。”


……叶修看着对面一本正经拽着自己脚踝的老魏忍不住拿起了鼠标做出打电话的姿势“喂喂,幺幺零吗?我要举报这里有个老流氓…嗯”


魏琛吸了一口烟,拉过叶修狠狠的吻了上去,口中的烟顺着他的口渡到对方嘴里。魏琛也没有搞什么来一个湿哒哒的吻,在那口烟全部渡入对方口中的时候就放开叶修,魏琛站了起来“叶修,我在。我们都在。”


说完魏琛就走了,带着烟和打火机,以及那盒叶修放着准备去泡的方便面。


叶修捂住了脸,那口烟真喇嗓子。


也不知道怎么样想的叶修登上了qq,看着好友列表发呆。列表熟悉的名字以及曾经熟悉的名字,到最后就是那再也见不得的名字。


叶修伸出手抚摸那三个字,葱白的手在萤光下有些病态,病态的他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想念,但无论再怎么深情那三个字都只是泛着灰静静的躺在列表的下端。


指尖无论多轻柔,触碰的也不是易碎的梦,指下触碰的不过是,由于使用时间过长而发热的电脑屏幕。


这电脑文青力不行叶修冷酷的想,并打算去重新拿桶泡面,也许应该再加个蛋。


但这时叶修和魏琛都没有想到那句谋杀亲夫,以及被截图党截了下来并且送上了微博,早起的职业选手们打开客户端的时候都纷纷送上了蜡烛,并且声明了叶修对老男人没兴趣,各种意义上的。


而那两位肇事者一人抱着碗泡面待在公会那里用小号欺负新人。


♛如果tag打错请留言让我改正谢谢_(ÒωÓ๑ゝ∠)_


【乐叶隐all叶】日常小段子

    乐叶

   

    花兔子乐x懒兔子叶

   

    张佳乐进入了成年期,悲哀的事就发生了。作为一只公兔子,张佳乐周围除了另外一只公兔子就没有其它的了。

   

    今天也是发.情期的张佳乐瞪着自己的眼角死死的盯着对面那种蹬腿的黑兔子。由于视线太过炙热,那只平时吃饭都嫌麻烦的黑兔子不由的转过身来和张佳乐兔子玩起了干瞪眼。

   

    “老张呀,你没事吧。不会是因为成妖祭上又被我打成第二傻了吧?”

   

    “卧槽,你才傻了呢。你没事跑我窝里干什么呢。”

   

    黑兔子静静的看着张佳乐不说话然后变成了人形,化成人形的黑兔子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拿出一烟杆点燃就开始吞吐起来。

   

    半响那人形的黑兔子才说话,道:“成妖祭一过,朋友发情都朝我扑过来了。我有点方。”

   

    张佳乐看对方沉默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个玩意儿不由好笑,然后也随之也化成了人形“我说老叶要说你也是活该,早告诉你不要随意乱撩妖。要你浪,现在遭了吧。”

   

    叶修放下烟杆,懒洋洋的撇一眼张佳乐。然后挪了挪屁股,就挨着张佳乐,骨头一松就靠了上去。

   

    张佳乐也是怕了这尊祖宗了,赶紧在叶修靠下来的时候扶住他,生怕摔着这位小祖宗。还特意调整了坐姿生怕对方睡的不舒服。等做好这一切张佳乐突然觉得为什么他要管这懒兔子。

   

    张佳乐捂着脸悲痛的想,自己是不是真傻了。

   

    叶修被伺候的舒服了,伸出手拍了拍张佳乐脸“乐乐,把你尾巴和耳朵露出来给我玩下呗。”

   

    张佳乐心里呵呵,一把把叶修的手扯下来拽住冷酷无情的说:“滚滚滚,一边去,要玩玩自己的去,咱们可是同族。”

   

    被拽住的叶修也不恼,笑嘻嘻的打着岔,贫道:“你别说,整个青崖山就我俩同族可那么多年下来,我就觉得老张你的毛特别好摸,让我摸摸呗,好乐乐。”

   

    张佳乐看着自己怀里贫嘴的叶修,被对方一声声好乐乐叫的心都化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人形的时候露出耳朵和尾巴给对方摸了,张佳乐一边唾弃着自己没骨气,人家几句话就把自己哄的团团转,接着就掐着法诀准备把自己的耳朵和尾巴召唤出来。

   

    法诀掐到一半就被打断了,张佳乐察觉到有妖靠近自己的洞府,而叶修已经变回了原型一只圆滚滚的黑兔子敏捷的钻进了张佳乐的袖子里。

   

    那兔子一边钻一边说到:“好乐乐,帮帮我。”皮毛和肌肤相互摩擦的触感,张佳乐现在也感觉有点方。

   

    张佳乐不自在的动了动:“尽给我惹麻烦。”

   

    来的妖不是谁,正是张佳乐的前同伴,孙哲平。

   

    张佳乐见到好友自然表现的十分热情,上前迎接:“大孙,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孙哲平环顾了一下好友的洞府,嗅了几下。似笑非笑的说:“叶修知道打不过跑你这来了?”

   

    好嘛,敢情这位不是来拜访的,是来捉.奸的。

   

    张佳乐停下脚步暗骂了一声现在已经钻到自己腹部的黑兔子。甩了一下袖子回答到:“大孙你说什么呢,叶修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孙哲平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的武器亮了出来假意擦拭:“刚刚我和蓝雨那帮人一起围堵他,快成功的时候那小子被个练弹药专家的鸟族给带走了,张佳乐咱俩混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以为你装只鸟就能蒙混过关?”

   

    张佳乐没想到就这样暴露了,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打算转移话题说些什么,孙哲平这时候又说:“老张,我跟你说你把叶修交出来。吃独食是不对的知道吗。”

   

    不,我不知道。此时张佳乐在心里这样呐喊到。

   

    “我跟你说,叶修那死兔子这次真的没在我这,不行你搜!大孙我们多少年兄弟友谊,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吃独食呢。!”张佳乐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看的孙哲平一阵无语。

   

    “那好,为了我们的兄弟情,我就搜搜。”孙哲平把武器收回去,慢悠悠的在张佳乐洞府逛了起来。

   

    等逛完以后,张佳乐得意的说:“大孙,我就说叶修不在我这吧。”

   

    “别急呀,不是还有一处没搜吗?”孙哲平指着张佳乐说:“兄弟一场你自己脱吧。”

   

    这下张佳乐蒙逼了,那只跑到腹部藏着的兔子也蒙逼了。但叶修作为一个狡猾狡诈不要脸的兔子马上反应过来,迅速往下钻。

   

    钻进了张佳乐的子孙袋里。

   

    我日我日!卧槽我喜欢的兔子跑到了自己的子孙袋里,我要不要日他!

   

    ↑

   

    此时张佳乐的内心

   

    很快张佳乐脱掉了衣服,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子孙袋那鼓鼓的一坨抽了抽嘴角,“看不出来发育挺好的。”

   

    “闭嘴!”

   

    查到这种地步,孙哲平也不说什么了,痛快的离开了洞府,待孙哲平一走张佳乐马上把洞府上了禁制,把钻进自己子孙袋还不老实的黑兔子拉了出来。

   

    然后张佳乐也化成了原型,然后按住一直笑的叶修兔开始了打桩。

   

    被压在身下的黑兔子十分配合的让花兔子进出“我还以为送上门的兔子你不吃呢。”

   

    花兔子轻咬了一下对方的耳朵说:“我又不傻。”

——————
改错字可无视

【all叶脑洞】又到了职业选手交配的季节了

·ooc,ooc,ooc(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我不是赵忠祥谢谢→_→


·我只是对怕寂寞的仓鼠爱的深沉


·有太太愿意写吗,我会爱她一辈子的


01.(仓鼠x仓鼠)


“前辈约吗?”


“不约谢谢,把你的爪子挪开。”


02 .(猫x仓鼠)

拿着来自人类上供的红酒与蜡烛跑进了前辈的巢穴“前辈……”

“不约谢谢!”被无情的推出巢穴。


最终只有蜡烛派上了用场。[点蜡]


03.(茶杯犬x仓鼠)

“叶修叶修叶修我说这个发情期你肯定也找不到对象,想想也是挺可怜的,不过谁叫我这么善良,这次发情期我帮你解决好了,来约约约吧!”


“呵呵。”


然后叶·仓鼠·修,独自一鼠跳下了转盘只留跟不上转盘节奏黄·茶杯·少天在转盘上被甩地飞起。


“呵呵,说得好像你找得到对象似得少天大大。”


04(鼠x仓鼠)


“叶修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俩解决一下→_→”


“点心大大,你能坚持两秒吗→_→”


05(猫头鹰x仓鼠)

“叶修,交配吧。”


“老韩就算你这样威胁我,我也不会屈服的。”


06(京巴犬x仓鼠)

“前辈,发情期老忍对身体不好,请让我帮你吧。”


“都说了插头和插口型号不一样,你们快放弃吧。”


“……应该会有办法吧。”


07(蛇x仓鼠)


“叶修!我一定要吃了你!”


“作为一条蛇蠢到这种地步二翔你也是蛮拼的。对了把你的两个丁丁收回去。”


08(自由发挥)


“我觉得我有必要让冯宪君带你们去割丁丁了”


【约吗?】

【不约谢谢。】